青岛天气 青岛挂号 违章查询  青岛新闻网 > 旅游频道> 国内游 > 正文

中国最南端崖州古城 幸存在三亚旅游浪潮之外

来源: 作者: 2017-06-15 11:09:15 字号:A- A+

    在机场尽头的高速路,我们分道扬镳。满载旅客的大巴往东而行,那里是酒店林立、游人如织的大东海、亚龙湾,而我们则背道而驰,沿着西海岸一路疾驰。云雾低低地缭绕在田野和青山之间,崖州古城,就这样落入了我的眼帘。

    崖州湾的天空波诡云谲。 本文均为Jing图

    说三亚西线一派寂寞却也着实言不由衷,毕竟南山寺、大小洞天等都在此线上,然而,落在游人眼里,崖州古城却通常只是车窗外一晃而过的一道路牌,面目模糊,只有老三亚才说得出它的故事。

    然而这座中国最南的古城却是三亚甚至整个海南的起源。早在新石器时代,人类的一支重要系脉就在此定居。唐朝时一次阴差阳错的台风,把第五次东渡失败的鉴真和尚带到了崖州,也留下了一座大云寺和一批佛教珍宝。到了南宋庆元四年,崖州开始砌砖墙,成为一座颇有规模的城池。后来经过元、明、清三代扩建,规模更是日益庞大。据《三亚市志》记载:乾隆二十年,崖州已设有东关市、西关市,老街上有布店、酒店、首饰店、书店等三十多间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崖州古城的三面城墙均在民国期间被拆除,现今留存的只有崖州学官之前的南城门文明门。它面朝南海巍然而立,仿佛一座斑驳而巍峨的纪念碑,仍然守护着身后历经了千年风霜的古老城池。

    崖州古城的老房子 。

    一直不喜欢那种所谓的古城,譬如丽江。游客永远大于居民,家家户户不是民宿就是酒吧,千篇一律的店铺里卖着义乌统一批发来的旅游纪念品……总觉得古城古城,首先应该是个有人正常生活的城。

    幸好崖州古城并非如此。假如你同我一样,没有被它的第一眼杂乱吓倒,譬如不怎么美的街景和带着探究眼神的本地人(后来知道他们只是好奇),那么在拐过数个街角之后,或许也会同我一样,发现了这座古城的美。

    在各种新式建筑中间,不时散落着数间青砖灰瓦的老房子。有些早就人去楼空,庭院间热带植物疯长,仿佛岁月的余韵未消。精致的石刻仍然让人忍不住揣想它们曾经的繁华故事,屋顶坡面上则有着漂亮的接檐,令人感叹古代匠人的技艺了得。

    崖城学宫。

    中街上有打卡景点崖城学宫,又称崖城孔庙。这里是古代崖州的最高学府,始建于北宋庆历四年(公元1044年),经十几次迁徒、重修,于清道光三年(公元1832年)迁建今址。虽历经风雨侵蚀,仍旧保存得非常完整,包括大成殿、文明门、崇圣祠、尊经阁等。有趣的是,在孔庙中可以听到隔壁小学校里学生朗朗的读书声,十分应景。孔庙里还有一座“郡主冼夫人”的雕塑。她曾四下除暴安良,安抚黎民,广受百姓爱戴,有“岭南圣母”之称。从小学语文课本上认识的元朝著名女纺织家黄道婆也有一尊塑像,这名出生在上海的江南女子少年时因不堪家庭的压迫出逃海南,曾在古城附近的水南村住了近40年。

    骑楼街则呈现了一种矛盾的美。一方面,它们看起来摇摇欲坠残破不堪,窗口木条断裂,窗内黑黢黢一片,石缝间甚至钻出了杂草和树叶;另一方面,沿街的一楼又开满了商铺,卖牛肉面和凉茶的、修手机电脑的聚作一堆,皮肤黝黑的当地人围坐在骑楼下的圆桌旁喝茶聊天搓麻将,也有老人无所事事地坐着发呆聊天,是这个城市最热闹的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路口的虾馍闻起来很香,我挤在一群放学回家嗷嗷待哺的学生中,也买了一个边走边吃,这是崖州古城的传统名吃,长得很像江南的油墩子,内容物却是韭菜和海虾,咬一口满口鲜香。要是再来一碗连苏东坡也赞不绝口的清凉补,便是一个完美的海南下午了。

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:姜鑫
-

青岛旅游青岛新闻